Plant identification and taxonomy workshop 植物命名與分類學工作坊 │ Donju (TW) │ 2018


  • Tag That Plant 東莒植物地圖

植物因為無法移動趨吉避凶,所以演化出不同的姿態及構造來適應其被給予的環境條件。形塑一個地方植物相的條件有自然的,例如:風、陽光、土壤、降雨;也有來自人類活動,例如:農耕、造林、防禦。這些不同的力量不僅影響植物的樣貌,他們在一個地方上交互作用也造就今日展現在遊人眼前的地景(landscape)。也因此,人們進入一個地景的時候,可以透過觀察當地植物的特性做為切入點,來解瞭解地方的風土條件以及當地地景樣貌的成因。

然而,草花樹木隨著季節更迭枯榮 ,靜止的地圖不足以反應瞬息萬變的植物地景,加上小島的地理孤立特性,被隔離的生物容易成為專屬的特有種,也更容易因環境遭干預、破壞而消失滅絕。因此,我們創造了一個記錄東莒植物的線上地圖,以植物串聯曾經停留的人們,讓這個共有共享的地圖作為未來的旅行者、住民、以及任何人持續關心東莒島的平台,除了讓駐足東莒島的人們能透過主動觀察,多加了解自然環境及社會活動等各層面影響下的生態地景,也讓島嶼多樣多變的生態資訊能藉由眾人之力被追蹤記錄,再分享給更多人。


然而,島上的四種地景,是怎麼決定的呢?而我今天觀察到某種植物,該歸類於哪種地景,又該如何決定?


  • 分類學工作坊


在面對一件從未見過的物的時候,我們通常會觀察它、感受它、細細的將之與過去經驗過的物類比,來歸類加入腦內的知識資料庫當中。因此,如何覺知、判斷、分類,都反應了我們自身從過去經驗培養出的邏輯,甚或價值判斷,也間接影響我們對這件未知物的反應。分類學,便是一個試著用某種邏輯來建立一個普世的系統以分類事物的方法。

由於對新的物件命名和分類的方法都反映了這個命名分類者自身的觀察方法和邏輯判斷,【植物觀察及命名工作坊】與【植物分類工作坊】這兩個工作坊內,便試著以遊戲的方式讓參與者觀察未知的植物、幫其命名、然後建立自己的知識分類系統,取代以往以灌輸外來知識為主的植物辨別課程,移除外加的框架,讓參與者自己「認識」新的植物,也讓參與者藉著理解知識的分類是眾人追求溝通下的普遍約定,培養能力及信心提出個人的判斷準則。


東舉遊客中心小島分類課

東莒國小「植物小偵探」植物觀察與命名工作坊

東莒國小「植物靠邊站」植物分類學工作坊